您的位置: 萧山信息网 > 健康

水十条能否成为根除城镇黑臭水体的良方

发布时间:2019-10-12 14:55:14

“水十条”能否成为根除“城镇黑臭水体”的良方?

“水十条”能否成为根除“城镇黑臭水体”的良方?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多彩生活 / “水十条”能否成为根除“城镇黑臭水体”的良方? “水十条”能否成为根除“城镇黑臭水体”的良方? Posted on 2015年6月12日 by legolas in 多彩生活 (央视财经 《经济半小时》)水污染的治理之所以引人关注,是因为它与我们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都紧密相关。2015年4月份

,被叫做“水十条”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正式出台。那么,“水十条”应该如何解读?在未来的时间,我国在工业、农业和生活三个方面水污染又该如何治理呢?2015年1月1日,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新《环保法》正式出台,紧接着4月份,被叫做“水十条”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也正式出台。今天,我们特意请到了“水十条”编制组牵头单位和主要技术支持单位,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吴舜泽先生,来和我们共同谈谈“水十条”和在未来的时间,我国在工业、农业和生活三个方面,水污染的治理情况。来了解一下我国工业污染治理的现状。福清江阴工业园污染严重!鱼虾死绝情况不容乐观这是在福清市江阴镇的工业园区拍摄到的画面,这个园区内有着化工、医药、电力等几十家企业。炎热的夏季,空气里弥漫着化工废气的味道。村民说除了空气难闻,园区的水污染也很严重。在福清市江阴镇的工业园区拍摄到的画面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 现在已经没有螃蟹跟海螺了?福建省福清市江阴镇居民:没有,现在鱼全部死掉了,污水流在那里,鱼死在那里,太毒了。开发区水污染的情况远比我们想象的严重。中华环保联合会环境法律服务中心副主任马勇告诉我们,从2010年到2013年,他所在的单位曾对全国九个省份,涉及18家重点工业园区进行了跟踪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情况不容乐观。中华环保联合会环境法律服务中心副主任马勇:而对工业园区,它是一个很多个企业组成这么一个聚集区,它这个园区表现出来这种问题,比如说大气的问题,比如说水的问题,我们在2010年调查那些问题,同样是在2011到2013年底还是存在,依然没有得到很大的这种改变。经济半小时:吴院长, 2014我国化学需氧量的排放量是在2400万吨左右,氨氮的排放量是在245万吨左右,这些远远超过了目前环境的容量,有专家测算说这些重量必须要消减30%—50%,那我国的水环境才能得到根本性的改变。这30%—50%意味着什么?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吴舜泽:这个数据能证明中国的污染物排放总量是远超容量,也就是逼近承载,或者接近承载现象,这是我们需要面临的一个资源环境的客观情况。经济半小时:企业会不会认为这个标准太高,然后他们为什么不执行呢?吴舜泽:我们曾经做过测算,“十一五”期间,这个节能减排的力度还是比较大的,但是整体的防控效果,大概只减了14%左右。从这个角度上说,整体的排放形势的恶化,可能要在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些模式过程中做文章,要对新型城镇化的过程中在源头上解决环境问题,才是根本之策。2000多家药企关停 从源头遏制工业水污染在台州,看到,很多工厂都是依江而建。为了根治环境污染的顽疾,环保局局长章维建给台州数千家医化企业出了一道选择题,要么企业转型升级,要么关停退出,否则没有出路。2011年开始,环境执法部门痛下决心,出重拳从根本上整治医化企业的污染问题,把污染严重的发酵合成生产项目坚决关停,环保治理水平低下的中小药化企业坚决转移和退出。浙江省台州市环保局局长章维建:台州医药企业历史上最多的时候,是2000多家,这是2000年之前,到2000年之后,还有一千多家。那么经过这十几年的整治,目前的医药企业只有125家。2011年开始,环境执法部门痛下决心,出重拳从根本上整治医化企业的污染问题,把污染严重的发酵合成生产项目坚决关停经济半小时: “水十条”,新的环保法在水污染治理方面,它的标准更高了,这就意味这企业面对着治污成本也会更高,投入也会更大,这势必会影响企业的经济效益,您认为该如何调和和解决这样的矛盾呢?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吴舜泽:这个问题挺有意思,准确讲不是企业的成本在增加,只是过去企业的一些环境成本没有打足,现在我们从严要求,只是回归了他一个本质,让他环保成本内部化。实际上在“水十条”的编制过程中,我们也做了测算,如果把这些治污的成本打进工农业成产的成本,经过转化之后,对物价有一定影响,大概每年大概增加一个CPI大概是0.14%左右,有影响,但是比较小,是可以消化的。经济半小时:完成“水十条”提出的目标,大概整个需要投入的资金是4万亿多,那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水十条”对经济和产业所带来的影响呢?吴舜泽:第一个它能够优化产业结构;第二个,就是拉动了经济增长,我们总体测算,“水十条”你刚刚讲的4万多亿的投资里面,能够带动GDP大概是5.7万亿,第三个就是实际上拉动了环保产业的发展,“水十条”的实施从数据上看大概能够影响或者是拉动我们的环保产业大概是1.9万亿左右,包括一些专用设备的制造,还有一些环保服务业,都会有比较好的发展,是一个重大利好。巢湖蓝藻污染久治收效甚微 农业面源污染日益严重巢湖位于安徽省中部,属于长江水系的下游,是中国五大淡水湖泊之一。由于湖底及周边富含磷矿,因此湖水中磷元素含量较高,遇到夏季高温天气,蓝藻便容易爆发。历史上巢湖的蓝藻曾经多次爆发,近几十年长期排放并逐步积聚的污染负荷过重,导致富营养化严重,成为了巢湖水体恶化的根本原因。其中面源污染主要为农业面源污染,占到巢湖污染源的45%。巢湖的农业面源污染以农村生活、生产和畜禽养殖排放为主,主要超标污染物为总磷、总氮及氨氮。从巢湖的治理污染的结构来看,其中面源污染主要为农业面源污染,占到巢湖污染源的45%。合肥市委常委副市长江洪:一个是农村里的污水;第二个大的污染源就是农村的养殖场。农村的养殖场,我们调查了一下,大概在我们这个区域范围内,就有1093家养殖场;第三个重要的污染源,就是农业,农业上面的化肥和化学农药的使用。我国的环境管理体系以城市和工业污染为中心,过去对于农业面源污染缺乏综合的措施和标准。以农村污水为例,2008年修订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缺少对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的内容。加上农村排水渠道和污水处理系统不完善,导致生活污水任意排放现象严重。2013年12月,合肥市启动了环巢湖乡镇污水处理厂的建设,共有42个项目,其中污水处理厂、湿地及管项目35个,独立污水管项目7个,管长度达到300千米,建成后日新增污水处理能力70400吨。2013年12月,合肥市启动了环巢湖乡镇污水处理厂的建设经济半小时:统计数据显示,说农业的面源污染已经超过了工业和城市生活的污染,吴院长,那您说这个产生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什么呢?吴舜泽:从数上看我们可以看一看,中国化肥的使用量大概每公顷高达大概430公斤,这个国际上的一个安全底线是225左右,中国的耕地大概不到全球的10%,但是他化肥的使用量大概是全球的35%,这个是美国和印度的总和,包括农药。农药的使用率大概也只有35%,这个残留量比较高。经济半小时:针对“水十条”提出的要求,目前我们国家的有些地区已经开始实施面源污染的治理,治理的效果怎么样呢?吴舜泽:这些年国家也有些政策资金的支持,地方上也积极搞了一些试点,包括低残留的农药,包括在一些畜禽养殖、测土配方,特别是这些年搞了很多的这些农村的环境连片整治,对改善农村环境质量防治农业污染源还是起到了比较大的积极作用,但是总体来看,我认为这些东西有一定的试点效果,农业源的防治可能是一个长期的任务,是一个任重道远的事情。吴舜泽认为 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是一个长期任务“水十条”:能否成为根除“城镇黑臭水体”的良方?经济半小时:刚才我们也谈到了工业和农业的水污染治理方面的话题,在“水十条”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那就是生活水污染整治。“水十条”对城镇生活污染治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现实的情况是,很多污水处理厂并不能满负荷运转,污水处理厂处理1吨水就会赔钱,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才能达到这么高的要求呢?吴舜泽:这个问题涉及到好几个方面,第一个就是你说的满负荷运行,满负荷运行最主要的是管,污水截污管不够,这个是污水处理系统的最大的一个瓶颈。我国的城市污水处理规模大概跟美国差不多,但是管是相当于美国的三分之二,是日本的二分之一左右,由于管不配套,所以使很多污水处理厂的效益没有达到发挥,没有满负荷运转,而且就是说,净水能度偏低。经济半小时:也就是说我们很多地区都不具备处理污水的能力,就是因为它管设施没有到位和配套。吴舜泽:因为管本身没有盈利机制,社会市场资金很难进入,所以,可能政府要动用一些组合捆绑销售的方式进行解决。比如说把一些污水处理厂或者是一些土地开发具有经营性消耗的项目,跟它这个管建设合在一起,引入社会资金。经济半小时:那在“水十条”当中,我们也主要到这样一个词就是“城镇黑臭水体”,这个治理起来是难度最大的,“水十条”里也明确提出,地级以上的城市黑臭应该控制在10%以内,那么现在这种情况怎么样了?解决的办法又在那里呢吴院长?吴舜泽:我认为一直认为这个是最难的地方,你前面讲的城市的污水处理,包括管建设,其实就是解决黑臭水体的最主要的一个根,所以解决城市黑臭水体需要在这个管,水污分流这个方面做工作,这是一个根的问题。山城重庆,依山而建,因水而兴。在8

.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除长江、嘉陵江、乌江穿越全境,面积在1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还有230多条。对于有着20多年环保工作经验的刘明君来说,她心里十分清楚,“水十条”在重庆落地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重庆市环保局污染防治处处长刘明君:我们重庆地理位置很特殊,在三峡库区,所有我们95%河流的水都要汇集到我们的库区去,我们重庆要保住三峡库区的水安全,这是我们首要的任务,也是我们工作的底线,所以不能让它(水质)变差只能让它变好,水质不能往下降

,只能往上升。不能降,只能升,箭在弦上,刘明君不敢有丝毫懈怠。可是治标必须先治本。刘明君:这些都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今年必须完成的也就是我们水十条当中要消除黑臭水体的之一,我们都市区、主城区的小型的湖库,河流,就是要实施整治,整治之后,我们的城市黑臭河流就能得到改善。经济半小时:污泥的处理,一直就是被大家忽略的一个话题,现在很多情况是,污泥都被倒到了耕地里边,村口旁边,还有河道两侧,前不久我们曾经对污泥的处理进行过报道,我们一起来看一下。武汉遭遇“污泥围城” 有法规没技术 简单堆放成隐患2009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环境保护部、科学技术部联合下发的《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理处置及污染防治技术政策(试行)》规定。规定中还特别指出,污泥处理处置场所应禁止放养家畜、家禽。然而在这个填埋着污泥的地块旁边,就见到了一头正在吃草的牛。附近更是遍布鱼塘和庄稼地。那么,这些污泥又是从那里来的呢?在这里堆放又会有多危险呢?《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泥处理处置及污染防治技术政策(试行)》规定知情人士:这里面还没有到底,我们踩的这个木棍的话大概就有两三米深,光这么侧着伸下去大概得有,你看我差不多有一米七,差不多比我高,这还没到,这个泥巴出来之后味道还比较重,比较臭。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这味道确实挺大。这你了解主要是从那运来的?知情人士:这个主要是武昌那边污水处理厂。知情人士带来到一处污泥填埋坑这位知情人士同时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这还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这些污泥是直接从污水处理厂运送过来的,之前没有做过任何的处理。这些污泥对这里的地下水、土壤,对当地居民的生活,已经构成了最直接的威胁。知情人士:一个就是说它会污染这个地下水,因为这个水里面本身它含有大量的病毒和细菌之类的,它这个东西浸到地下之后,对这个地下水会造成污染,还有一个就是它这个泥的话,刚开始堆放的话,堆个三五天、五六天的话,它那个臭气那个味道是特别重的,比较臭的,然后堆得越久,它臭味就越大。表面上看,污泥带来的危害并不直观,而实际上,它的危险性却不容忽视。污泥主要来自于污水处理厂。当各类废水经过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时,会沉淀下来各种杂物,久而久之,这些沉淀物就形成污泥。由于污水处理厂处理的都是废水,本身就有大量的细菌和污染,产生的污泥更是有毒有害的,所以如果不能采取措施的话,这些污泥将永远不会降解,威胁也就会永远的存在。经济半小时:现在我们国家这个污泥处置的状况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吴舜泽:污泥处理是污水处理系统,我们刚才讲的系统的一个软肋,过去重视不够,起步也比较晚。经济半小时:那国家在“水十条”方面,怎么来处置这些呢?在设施上有什么投入呢?吴舜泽:一个“水十条”提出要有一些排查,清理,就你刚刚讲的这些,非法的污泥对堆放点、倾倒点,要予以取缔,要加强监管;第二个就是,污泥实际上要强化政府和企业的,要把统一规划统一建设,这个也是一个比较难的地方;第三个就是污泥实际上处理,我们一般讲四化,就是要简单化、稳定化、无害化、资源化,其实污泥做好了之后也是一种资源和能源,这个路子是一定要做通。污泥变成移动森林 循环链条实现变废为宝在襄阳市的一个封存的垃圾填埋场,见到污泥残渣在这里便成为了有机碳土,滋养着各种植物在这里生长,梅礼元准备把这里打造成一个移动森林。污泥残渣在这里便成为了有机碳土梅礼元:这整个垃圾填埋250亩,250亩现在我们一期总共大概做了150亩,而且因为垃圾填埋场还没有封场,我们现在打造的是四季可以观赏的一个,市民可以来休闲的一个地方,春季它有樱花,夏季有紫薇,再就是秋天有桂花,冬天有这种红叶石兰,所以我们就把它以废治废以后,不光是释放新鲜空气,变成一个市民休闲的地方。据了解,这个项目每天产生的车用生物燃气,一部分用于项目自给自足,一部分输送到国新天汇加气站,为城市公交车、出租车、教练车等社会车辆加气。产生的高品质生物炭土,肥效达到了国家园林用肥标准,用来种植苗木、改良土壤。变废为宝,可以将污泥的有效成份充分利用。经济半小时:吴院长您对“水十条”的前景怎么看?吴舜泽:“水十条”历经两年多的编制,31亿起稿,涉及到十条,三十五款,七十六的段,二百三十八句话,方方面面我个人认为每一条都是硬的,任务都比较难,但是我还是非常的有信心,其中这个实施“水十条”,最主要的就是抓落实,抓落实的就是你刚刚讲的,政府和市场要两手发力,要部门协作,要系统治理,要综合治理,要全民行动,我相信只要抓好落实,一定能够完成“水十条”的一些既定目标。老百姓也一定能够获得水环境治理改善切切实实的一个成效。经济半小时:非常感谢吴院长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给我们介绍“水十条”。保护环境是一场持之以恒,全力以赴的战役,对于一场战役来说,要想取胜最重要的是要用扎实的行动,去落实既定的时间表和路线图。而只有靠严厉的执法,强力的监管,严格的考核与问责,才可能保证这份时间表和路线图变为现实。习近平总书记对保护生态环境问题曾表态说:“对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不能手软,不能下不为例

!”而这次“水十条”的实施也必须拿出这种动真格,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气势,只有这样才能取得蓝天如洗,碧水长流的最终胜利。才能真正治理好我们身边的水环境。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5月经济数据来袭!将如何影响股市?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微信小程序有什么用
有赞微商城入驻规范
我要开微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