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萧山信息网 > 游戏

爭鳴劫后余生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7:20:48

  一、夜逃

  夜,伸手不见五指,空气中弥漫着燥热与诡异

  “唰”的一道闪电,象一条金色的狂蛇,划破黑暗的夜空,紧接着“咔嚓”一个金石相撞的震天响雷击碎了夜的宁静不一会儿,狂风夹着暴雨倾泻而下

  崎岖的山路上跌跌撞撞来了一对男女,闪电不时照亮他们眼前高低不平的小道那男的瘦高的个子,有着两只明亮的大眼,高高的鼻梁,紧闭的嘴角透着坚强与刚毅,胸前斜系着个包袱身旁娇小的年轻女子俊俏的脸上带着一丝惊惧,身上被雨水湿透的衣衫紧紧贴在身上,凸凹有致地显露出她女性的曲线一只手拽住男子的衣角,另一只手不时地抹去俏脸上的雨水

  男子名叫苦旅,女的叫俏妮,他们俩是一对孤儿,不知父母为谁,从小被卖到这大山深处的一个财主家这财主是头顶长疮,脚底流脓——坏透了的个家伙苦旅与俏妮十多年来干的是牛马活,吃的是猪狗食,犹如石头缝下压着的两株小草,愣是在缝隙中顽强地伸出头,出落得似玉如花苦难中相互疼惜,成为一对恋人

  前天晚上,俏妮无意中偷听到财主与老婆商议,要将她送给民团的头目为妾俏妮将这个消息告诉苦旅哥哥,他们决定一起逃离这个魔窟趁着今夜的雷雨交加,更巧的是财主夫妇外出未归他们潜入内室,用块蓝布包袱皮包了一些金银首饰,两个人砸开后门铁锁,如出笼的鸟儿,飞出这高墙深院

  这是出山唯一的一条路,一边是陡峭的山壁,一边是深不可见底的沟壑,风雨中他们相互扶持着前行

  后面隐约人喊马嘶,看得到松明火把的光亮许是财主发现了逃跑的男丁女奴,领着家丁追赶而来恰在这时,俏妮的脚慌乱中崴了,疼得钻心,一时走动不得,急得俏脸含悲,双目流泪,苦旅毫不犹豫地蹲下身,背起俏妮,一手摸索着山壁继续前进

  人声越来越近,火光越来越明俏妮使劲挣脱下地说:“苦旅哥,你背着我咱俩谁也走不了,咱们两条腿哪有四条腿快被抓回去就是死路一条,你先逃出去,以后再来救我”苦旅说:“要走一起走,死也死一块”“不,苦旅哥,我不想死,我们会在一起的,不论何时,我都等着你”苦旅还想再说什么,俏妮推开他,爬到崖边说:“你再不走,我就跳下这深渊,死在你面前”苦旅只得抹了一把泪,望望渐近的火光,跺一下脚,转脸消失在黑暗中

  不一会儿,家丁追了上来,抓住坐在山路上的俏妮

  二、受刑

  老财家后院的一间耳屋内,墙壁上插着的松明火把照的屋里雪亮,跳动的火光将凶神恶煞的家丁投影在墙壁上,张牙舞爪、群魔乱舞梁头上吊着被抓回的俏妮,麻绳捆住她的双手,扯得两只臂膀脱臼一样疼痛

  一脸横肉的打手在水桶里沾湿鞭子,在空中打了个响鞭,乜斜着眼睛看着俏妮说:“丫头,老爷问你,是谁偷走了金银珠宝苦旅哪去了老实说,不然皮肉吃苦”俏妮轻蔑地看看他说:“不知道”

  一旁坐着“呼噜呼噜”抽着水烟的老财放下水烟袋,站起身夺过鞭子冲到俏妮脚下,气急败坏地吼道:“你这个贱人,你勾搭野男人,偷走我的宝贝,快说,是不是你和那个穷小子干的”俏妮闭上眼不搭理任凭鞭子雨点般落在身上,咬紧牙关就是不吭声一鞭子下去,火辣辣的疼痛,不一会儿身上的衣裤被抽开了花,一丝丝、一缕缕地随着鞭子飞舞,鲜血一滴滴落在地面上俏妮的身子也被打得象陀螺一样前后左右摆动

  老财恼羞成怒,气喘吁吁地指着俏妮说:“好,我看是你骨头硬,还是我的家法硬”喝令将俏妮绑在柱子上,抬过一盆炭火,里面斜插着两根烧红的烙铁烙铁头象毒蛇一样狰狞地散发着烤人的炽热老财抽出烙铁,猛地按在俏妮的胸前,一股白色的烟雾夹杂着人肉烤焦的怪味在空中弥漫,俏妮不由“啊”的一声惨叫,昏死过去一盆冷水兜头泼下去,俏妮悠悠醒转就这样死去活来,老财残忍的心被血和俏妮的痛苦越发激起,烙得俏妮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只剩下一口气……

  接连几天,俏妮受尽了诸般刑法,被折磨得没了人样为了表示她不屈的决心,她咬断了自己的舌尖看着血乎淋漓的俏妮,老财也没了主意恨恨地说:“臭丫头,想死没那么容易,我让你生不如死”吩咐家丁,叫来北寨一个五十多岁的二流子说:“犊子,老爷我看你年过半百孑然一身,就把这丫头赏给你了,记着,你怎么待她我不管,跑了她我要你的小命”

  三、地狱

  奄奄一息的俏妮离开虎口,又入狼窝身上的血水将衣衫粘在皮肉上,稍微的动弹都扯得全身的伤口刀割一样疼痛

  那犊子也怕这赏赐的美味没了,倒是端汤送水侍候了几日俏妮将息勉强能坐起身,看看光秃秃、黑乎乎的四壁;缺胳膊少腿的桌椅;多处露天的房顶,再看看猥琐的犊子,三分像人七分像鬼,两只抬不起的吊搭眼;酒糟鼻子黄板牙,恶心的俏妮只想反胃,那犊子一条腿跛着,走起路来前仰后合,简直就是坟圈子里爬出来的一只鬼

  犊子看到俏妮有了几分精神,色迷迷地上前,伸出手去摸俏妮的嫩脸,俏妮厌恶地打开他的手,将脸转向一边,犊子带着淫笑说:“怎么看不上老子告诉你,现在你是我的女人,我就是癞蛤蟆,也要吃你这块天鹅肉”说完,饿狼一样扑上去,俏妮奋力挣扎,无奈重伤未癒,心里一急,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俏妮昏迷中好像走进深山老林,几只饿狼围着她嚎叫,一只狼扑上身,撕扯着她的衣衫,臭烘烘的嘴喷着热气,舔着她的脸,让她喘不过气来……猛的醒来,眼前晃动着犊子那张丑陋的脸,俏妮见自己的清白被这畜生玷污,不由得悲愤交加,又一次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黄昏,低门小窗透进来的微弱光线,将黑屋子映照得阴森可怖犊子不知哪去了,屋里屋外没有一丝声响

  俏妮企图动动身子,才发现自己双手双脚被绳子死死地拴在四个床腿成个“大”字型, 的身子在黑暗中尤其醒目她努力想挣脱,却无济于事,心象掉进冰窟窿一样,暗暗叹息:苦旅哥,你在哪里我已经失去了清白,无颜做你的新娘在这人间地狱里,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愿望

  四、奇遇

  那一日,山道上苦旅忍痛撇下俏妮逃生天黑路滑,慌不择路,不小心一脚踩空,身子一斜,掉下山崖,身体下落的一瞬间心想:我命休矣

  只觉得身如柳絮飘飘下坠,耳边听得呼呼风响苦旅紧闭双眼,等着那落地粉身碎骨一刻的到来突然,横里一股力道吸引着他,“嗖”地一下进入一个更暗的地方,似乎有只手抓住他的腰带,接着一只脚像是沾地,他努力站稳身子,眼前一个黑乎乎的影子,不知是人是兽,转而一想,断定抓住他的应该是个人,但不知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遂壮着胆子说了一句:“恩人,多谢救命之恩”

  黑暗中,但听一个苍老却是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无须多礼,你是何方人士怎地跌入这山涧之中

  苦旅忍不住掉下眼泪:“老人家,我是个孤儿,不知自己姓氏,……”将自己的事情细细述说一番,在提到老财时,明显感觉那人喘气粗重和拳头紧攥发出的“咯咯”声响

  天慢慢地亮了,洞外透进来的晨光可以看清身边的一切,洞外一团团的云雾象轻纱,又似白絮洞口地面伸展出一块大约六尺见方的平台,旁边一株苍虬的老松盘根错节,斜挡住半边洞口回过头,只见几步外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闭目打坐,一身褴褛的布衣勉强遮体,长发过肩,银白的长须,于此极不相称的是那张白中透红的脸苦旅使劲揉揉眼,怀疑自己是否遇到了神仙

  苦旅爬起身,拜倒在老人面前:“神仙爷爷,不是您老搭救,苦旅早已是粉身碎骨,命归黄泉”

  老人睁开眼,面带慈祥:“孩子,你我有缘,也亏得你从此处跌落,方能保住小命我非神仙,与你乃是同乡之人”“那前辈如何在这深涧之中”“唉,说来话长,一言难尽哪”

  五、授艺

  原来老者姓郑,乃与苦旅同乡同里,从小练就一身武艺二十年前本是老财家一个佃户,租种几亩薄地一次老财收租,见到郑伯颇有几分姿色的妻子,顿生歹意,趁着郑伯外出,带着家丁抢走了他的妻子,郑妻不甘受辱,路上跳崖身亡血气方刚的郑伯乘着月黑风高,一把火点着了老财的房子,本想宰了老财,怎奈只手难敌群狼,被家丁追赶,山路上失足落崖,巧的是这株松树托住了他,又意外发现了山洞

  说起这山洞,内中大有乾坤,往里数丈是个宽敞的厅堂,不仅有石桌、石凳、石床,还有一堆松果;洞的一端一道山泉潺潺流过,吃的喝的都有,更稀奇的是洞壁上刻满了许多形态各异的小人儿,不知是何年何月何人所留

  郑伯是个练家,仔细看了山壁上的小人,看出了门道,依照小人的姿势比划,居然武功大增渴了掬一捧山泉水,饿了吃几颗松果,渐渐地神清气爽,步履轻捷寒来暑往,洞内不知几多岁月,郑伯虽是一身武功,面临深不可见底的山涧;光滑陡峭的崖壁无可奈何,就这样远离尘世二十春秋

  苦旅的到来,不仅给郑伯送了个伴,更使他对飞出深山,重回人间看到了希望

  石洞外的平台,是郑伯练武的地方,须发皆白的郑伯一套拳脚舞得虎虎生风,练了一个时辰面不改色,呼吸如常只见他抬起一只脚在山石上轻轻一点,身子拔地而起,竟有丈余高,两只臂膀如同大鹏展翅,然后稳稳落回地面站在一旁的苦旅看得目瞪口呆,惊奇不已,脱口说道:“郑伯,教教我吧,我也要学武”郑伯没吭声,走近苦旅,伸手捏捏臂膀,用拳头敲敲前胸后背,退后两步,用手捋捋胡须,满意地点点头:“好,是块练武的胚子,孩子,要想出这山涧,要想报仇,就得练出一身武艺练武要吃苦头,你可能行”苦旅拍拍胸口:“郑伯,我行,为了报仇,我不怕吃苦”

  郑伯收苦旅为徒,从站桩开始练起别看苦旅从小是个苦孩子,地里场院的活计拿得起放的下,可真正练起来还是非常辛苦,一连几个时辰的站桩,必须稳稳扎好马步,挺直上身不一会就腿酸臂麻想到落入虎口的俏妮,苦旅咬紧牙关,按照郑伯的指点,扎扎实实地练起武来

  六、出山

  苦旅这边从基本功练起,一旁郑伯陷入沉思,苦旅的到来燃起他出山的希望,他作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如果教会苦旅腾挪升空,爷俩便可相互作为支点递进上升登上崖顶但这轻功的练成非一朝一夕的事情,苦旅虽有练武的资质,但其悟性与潜能却未可知

  郑伯边思考边随手将手中的石子向着一枚发黄的松果掷去,石子到处,松果应声而落,二十年来,由于开始沮丧无聊的随意投掷到如今指哪打哪、百发百中,郑伯练就一手投石绝技

  转眼秋去冬来,漫天大雪飘飘,洞外平台白雪皑皑,堆积两三尺厚,老松开满一树白花,空谷深涧寂静的只听到落雪沙沙之声

  郑伯用两块火石相击擦出火花,点燃干枯的松枝,在洞里拢起一堆火,跳跃的火苗舔舐着冰冷的石壁,带来了温暖,郑伯用一根树枝拨动火堆,向一旁的苦旅说:“孩子,你下盘已经可以扎稳,下一步练吐纳,排除腹中浊气,方能身轻如燕,随意腾挪再按照石壁上的图形苦练,切不可心浮气躁,只练华而不实的花架子”原来,苦旅一连数日的站桩,表面沉稳,心内如焚,恨不得立时三刻学会一身武功,飞出深山,报仇雪恨,未免举手投足间躁动漂浮那郑伯是何等的心如明镜一语道破苦旅心事暗暗羞愧,从此收回浮躁心性,专意苦练不提

  冬去春来,兔走乌飞,转眼三个寒暑这一日,爷俩洞外平台站定,苦旅紧紧腰带,挺胸收腹,双目炯炯猛然足跟一顿,打起一套拳脚,一会儿如穿花拂柳;一会儿如龙游虎跃,掌中绵里藏针、刚中带柔,一旁郑伯微微点头含笑好个苦旅,辗转腾挪,虎虎生风,练完收式,气定神闲,红光满面,略一停顿,右足轻点,将身纵起丈余,然后稳稳落于平台郑伯忍不住喝一声:“好”走过来拍怕苦旅肩膀,兴奋地说:“咱爷俩这几日养足精神,就用此法,出山”

  三日后,天气晴好,爷俩吃了些松果,喝足了山泉,郑伯最后望一眼相伴二十载的石洞,依依惜别,苦旅将三年前带来的蓝布包袱重系在胸前,二人石台之上束装紧带做好出山准备郑伯神色凝重的说:“孩子,此次出山,成败在此一举,倘若失败,你我将永远葬身在这山涧之中所以,不能有一毫闪失,打起精神,借力攀登,方能死里求生”接着交代了如何借力梯升

  二人跃上老松,郑伯作为第一支点,只见他如蜻蜓点水般轻点老松,将身飞起七、八尺高,这边苦旅随后紧跟跃起丈余,超越郑伯时,将脚在其肩上一点,再次跃起,与此同时伸手接住郑伯抛出一根藤索的一端,如飞燕一样轻盈登上崖顶,反手一抖绳索,郑伯顺势而上崖边一块石头被碰落,“骨碌碌”滚下山涧,久久不见回声,爷俩不由倒吸一口冷气继而泪花涌出,他们知道:终于成功了

  七、重生

  三年光阴,乐短苦长却说俏妮地狱中苦挨岁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犊子生怕放开俏妮被她逃走,依旧绳捆链锁,每日里东游西荡,混吃溜喝,回家时随便携回残汤冷饭给俏妮度命,醉醺醺地兽性发作,蹂躏一番俏妮被折磨的花容尽失,形销骨立,也就如鬼只差分毫

  郑伯与苦旅潜回山寨,乘夜跃入老财庄园,那老财犹在与妻妾饮酒作乐,却不知无常已到,猛然见两个黑影从天而降,吓的几个娘们钻入桌子下面筛糠老财尚强作镇定,手指二人喝道:“何处强盗,竟敢夜入民宅,来人,与我拿下”郑伯轻蔑一笑:“老狗,你死期已到,你且睁开狗眼,看看我是谁”说着,用手撩开长发,老财不看则已,待到看清面貌如见鬼魅一般手指郑伯,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是人是鬼”尖声叫道:“快来人”

  听到喊声,一帮家丁涌上,可笑那帮酒囊饭袋平日里作威作福,欺压良善,却哪里是这二人对手郑伯退后一步压住阵脚,苦旅左右开弓,在院中穿花绕树漂移不定中,一片声的哀嚎夹杂着骨头折断的声响老财见势不好,偷偷拔出枪对准苦旅,早被郑伯看在眼里,掷出两枚石子,一枚先到正中手腕,一枚后至却是不客气地对左眼珠说:“朋友,对不起,出来吧,让我进去歇歇”老财鬼嚎一般扔下枪,捂住左眼,郑伯用脚尖挑起地上家丁的一把刀,绕了一个圈,稍一用力,钢刀“嗖”地飞出,直直插入老财心口——连个“啊”字都不及出口,那帮家丁见主人毙命,树倒猢狲散,顿时扔下刀枪四散逃命,只恨爹妈少生一条腿

  苦旅抓住一个腿脚慢些的家丁追问,方知俏妮的下落

  那俏妮尚不知苦日子已经到头,猛然见到苦旅,竟不敢相信,苦旅解去俏妮腕上绳索,砸开脚镣,一把抱住摇摇欲坠的俏妮,两行热泪奔涌而出:“俏妮妹妹,我来晚了,让你吃苦受罪,我来接你了……”俏妮强忍悲痛说:“苦旅哥,见到你,我死也瞑目了,你走吧,我已经不是三年前的俏妮,我不能跟你走,我人不人鬼不鬼……”“不,傻丫头,不怪你,是该死的老财和犊子害的你,你还是我的俏妮”苦旅替俏妮擦去泪水,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

  一旁的郑伯也不由的老泪纵横,摸一把泪水,打起笑脸说:“好了,孩子们,此地不宜久留杀了老财,惊动民团,他们手里有枪,我们不是对手,趁着犊子不在,也少了许多麻烦,你们赶快远走高飞吧”苦旅说:“郑伯,您说的什么话您是我师傅,相依为命三年,您又孤身一人,今后我们就是一家,如您不嫌弃苦旅蠢笨,我愿认你为父,承欢膝下”说着,拉着俏妮,双双拜倒在郑伯脚下,郑伯喜极而泣,哽咽着说:“好,好,好,想不到我这孤老头子也有铁树开花的一天,孩子们,快快起来”

  一家三口重整精神,踏上山路,去往他乡……

  共 595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箬茗稿签:一对苦命鸳鸯终成眷属,一次善与恶的较量终于结束,尽管是个喜剧,但过程却是十分艰辛“苦旅”这个名字不能说没有任何暗喻的意义,其实从他们逃出老财家到分离,再到重逢,这就是一段苦旅,人生往往也是如此循环,尝尽辛酸方得正果而结局虽说是喜剧,但谁又敢说他们仨去往他乡就不会是再踏上一段艰辛的旅途,是人生的再一次苦旅呢另外,作者的写作功底十分深厚,颇令人叹服,不论叙事还是写人,都十分有个人特色,这既是语言的魅力其实也是手法的高妙,叙事详和略把握得十分妥当,使得事件明了而简洁,不冗长拖沓,也不会显得节奏太快而至仓促,加上艺术手法娴熟,使得文本十分生动,有戏剧、评书的某些特点,关于郑伯那一段儿又有传统武侠的韵味,可喜的是作者能将这些融合于一体,使得三者十分和谐而不会出现断层或是前后风格各异,可谓博采众长,自成一家文本故事情节曲折,行文生动,主旨鲜明,赞美讴歌了真爱,人物形象刻画十分到位推荐共赏问好【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1:59:19 箬茗稿签:一对苦命鸳鸯终成眷属,一次善与恶的较量终于结束,尽管是个喜剧,但过程却是十分艰辛 苦旅 这个名字不能说没有任何暗喻的意义,其实从他们逃出老财家到分离,再到重逢,这就是一段苦旅,人生往往也是如此循环,尝尽辛酸方得正果而结局虽说是喜剧,但谁又敢说他们仨去往他乡就不会是再踏上一段艰辛的旅途,是人生的再一次苦旅呢 墨染一瓣心香,笔抒一种情怀

  2楼文友: 21:59: 7 另外,作者的写作功底十分深厚,颇令人叹服,不论叙事还是写人,都十分有个人特色,这既是语言的魅力其实也是手法的高妙,叙事详和略把握得十分妥当,使得事件明了而简洁,不冗长拖沓,也不会显得节奏太快而至仓促,加上艺术手法娴熟,使得文本十分生动,有戏剧、评书的某些特点,关于郑伯那一段儿又有传统武侠的韵味,可喜的是作者能将这些融合于一体,使得三者十分和谐而不会出现断层或是前后风格各异,可谓博采众长,自成一家文本故事情节曲折,行文生动,主旨鲜明,赞美讴歌了真爱,人物形象刻画十分到位推荐共赏问好 墨染一瓣心香,笔抒一种情怀

  回复2楼文友: 22:21: 2 这篇杜撰的小说,源于一个友在我另一篇文章后面的留言,三句话给我规定了故事情节,一时兴之所至,我就胡诌了这篇很潦草,倘若推敲,漏洞百出呢谢谢小箬,辛苦了

  楼文友: 22:01:4 阿姨,上午打开了稿件但因为突然有事打断了,没来及审阅,后来一直没能上,这会儿才审出来,让您久等了,抱歉哈 墨染一瓣心香,笔抒一种情怀

  回复 楼文友: 22:17: 1 没事,不晚呀,我这十来天一直是到处跑的玩呢,回来还要整理文档游记,已经写完八个标题

  5楼文友: 2 :22:05 一篇非凡的作品,文字表达的很淋漓,感谢这个作品

便利妥纸尿裤瞬吸吗
孕妇怎样检测骨质疏松
哪个纸尿裤瞬吸好
心衰治疗的最新进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