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萧山信息网 > 娱乐

黑卡 第二百三十五章 又要去家里喝酒(为最后的泰坦五盟贺)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3:10

黑卡 第二百三十五章 又要去家里喝酒(为最后的泰坦五盟贺)

一秒记住【北斗星.】,无弹窗络!

把香水放在了桌面上,魏星月又问:“还没说呢,为什么突然送我礼物?”

“感谢你支使韦卿去帮我忙啊!”

“那这也太廉价了,我魏星月帮你一个忙,就只值一瓶香水?”

“第一,这忙不是你帮的,你只是支使韦卿去做而已。第二,我没需要你们帮忙,这件事我自己也能搞定。第三,你倒是说说你帮一个忙要多少钱?这样的话,万一以后我有什么事需要你帮忙,我也好先准备足够的钱,咱们就两无拖欠了!”

“喂!你怎么那么欠啊?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我是那么功利的人么?”

石磊摆摆手道:“倒是希望你功利点儿,如果所有行为都明码标价,大家都能轻松一些。”

魏星月半晌没说出话来,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石磊的这句话有点深奥,看似简单,但其实其中隐藏了许许多多意犹未尽的东西。

“对了,你也没跟我交待过,你跟宋淼淼是怎么回事?嚯,够可以的啊,你出那么点子小事,她宋淼淼原本一个就能解决,却火急火燎赶到了润州。石磊,看不出来,你隐藏够深的啊,你别告诉我你跟宋淼淼有一腿啊!”魏星月抛给石磊一个媚眼,语气越到后边越暧昧,最关键她还用她修长的小腿,轻轻的踢了石磊一脚。

这样不对啊,越搞越不清不楚了。

而且,宋淼淼在石磊看来,有些方面其实也挺可怜的,人一辈子都没个真正的朋友,这种感受他反正受不了。

加上他家里出了事,哪怕宋淼淼选择的方式有些过于跋扈,但那也是因为宋淼淼把他当成朋友,愿意飞车前往润州帮他解决那件事。当时石磊似乎在埋怨宋淼淼添乱,实际上石磊还是很感激她的。

是以石磊略有些不高兴,语气也不是十分好:“宋淼淼不是之前你们看到的那样,她其实和你,和你们这个层次的许多人一样,感到孤单。只不过她选择的是对抗,哪怕对抗的手段有点儿太孩子气了,但这并不影响她其实只是个极致孤单的人而已,从小到大也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你和她之间,很难像我跟她之间那样放下所有除了本身之外的所有东西那样去交流……算了,跟你说这些你也不明白,总而言之,你用真诚待人,别人也会还以真诚。少一点套路,你会现世界原来如此美好……。”

魏星月笑着又踢了石磊一脚,只是这种程度的踢,完全就像是在调情。

“少跟我灌心灵鸡汤,你自己说的这些你自己信么?”

石磊很认真很严肃的点头:“我信!必须信!”

魏星月再度哈哈大笑起来,但是很快,她的笑容有些尴尬的消失在她美丽的面庞之上,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凝重。

半晌之后,魏星月才认真的对石磊说:“虽然你说的很混乱,不过我想我大概也明白你的意思了。就好像我们俩之间一样,外在的东西天差地远,可跟你在一起我特别的放松,不用去顾虑任何的事情。可能她也跟我一样,有相同的感觉吧。”

“行了,不说这个,反正宋淼淼以后不会再调戏你就行了。”

“真以为我怕了她?”魏星月不屑道,“我只不过比她珍惜名声罢了。”

“或许你们永远无法成为朋友,但至少她以后不骚扰你,你也就别针对她了。你俩从根本上而言,其实是同样的人。那个所谓以后只要你出现的地方她必须退避三十公里的约定,也就此作罢吧。”

魏星月眼波流转,望向石磊的时候,眼神显得有几分迷离,水汪汪的眼睛之中,仿佛有数不尽的丝絮。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以后不跟她计较了。当然,前提是她别来跟我捣乱。”魏星月展示给石磊一个大大的媚眼,颇有挑逗之意,“小男人,这可全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哦……”

“你别吓我啊,你这样会让我误会你想追我的!哥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一心不能二用,一脚不踏两船。”石磊义正词严。

魏星月却依旧媚笑着,舌尖轻轻舔过红唇:“如果我真的追你,你会上钩么?”

“哼!想都别想!老子还想多活几年呢!”

“那你早点去死吧!”魏星月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却又回过头,没忘记把桌上的香水拿走。

石磊坐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喊道:“你不是想运动运动么?”

“还运动个屁啊,天都黑了!”

“练习场这么灯火通明

,你确定不跟我一起挥洒汗水么?”

“挥你个头,第一次打高球就能一杆四百米,跟你这种变态打练习场,我找虐么?”魏星月走的特别婀娜,腰肢摆动极尽诱人。

石磊哈哈一笑,拿起水杯,想了想,还是一饮而尽,然后背起自己刚买的高尔夫球杆,双手插兜,不紧不慢的跟着魏星月向前走去。

换好衣服,又等了会儿,魏星月出来了,石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水味,跟之前魏星月身上的味道截然不同。

嫌哥们儿送你的香水太便宜了,可是你还不是喷的挺开心!——石磊很傲娇,但是他好像忽略了点儿什么。

两人并肩离开,孟小蝶看到他们,迎上前来打招呼。

上了魏星月的车,石磊说:“我现在现高尔夫还挺有意思的,要是明天天气没问题,咱俩再来玩玩吧。”

“你还上瘾了,可不是每天都有不开眼的人让你虐的。而且,你开杆已经这种水平了,回去自己练推杆多好。”

“还差的远,差得远呢!”石磊很谦虚的说,换来的是魏星月的一个大白眼。

这次是货真价实的白眼,没有任何暧昧的情绪在内。

只是魏星月并不了解石磊的心态,十几万已经花出去了,可只用了其中一根球杆,石磊觉得,还是趁着结算日到来之前,多打几次球比较保险,省的权杖找自己的毛病。

无味会所虽好,可老吃也没什么意思,俩人换了家寻常可见的湘菜馆,点了一堆地道的湘菜,吃的满头冒汗,奇爽无比。

饭后魏星月提议喝点酒,石磊倒是无所谓,但是魏星月提出要去石磊的公寓喝,把他吓得不轻。那次的大乌龙就是因为在公寓喝才生的,这种事,还是少点儿比较好,不,是完全不要再有比较好。

“还是找个地方吧,我那儿那么小……”石磊期期艾艾的说。

魏星月多聪明啊,一听就知道石磊在想什么,她瞪着眼说:“你是不是自我感觉太过于良好了?真以为老娘要去你那儿喝酒是想睡你啊!”

好吧,跟疯女人没什么道理可讲。

山西白癜风治疗费用
成都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云南治疗卵巢炎医院
山西好的白癜风医院
成都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